石年回到了工地宿舍,不片时儿就有人送来了早饭,说是王总

讨债员  2024-03-14 16:08:31  阅读 7 次 评论 0 条
石年回到了武汉讨债公司工地宿舍,不片时儿就有人送来了早饭,说是武汉要账公司王总安排的武汉催收公司。...“这错误劲啊,王胖子啥空儿这么好了,晚上还要我去吃饭,说是为我饯行,鬼逼真他打的什么主张。不行,得去看看去,到空儿被人下套了就完蛋了。”石年心想着。吃结束饭,李司理就过来催他干活。走的空儿石年看着他高高肿起的屁股,不由得笑出了声。“哼,小子,算你走运。”李司理恶狠狠的说。过了片时儿,石年拍了拍大腿,发迹走出宿舍,戴上高压绝缘手套,背着器材箱,迈着大步向工地走往时。“人怎么这么少,都去哪了?”看着工地上熙熙攘攘的人,小声嘀咕道。“石年,你去哪呢?”石年看着来人,原来是张义刹,是王胖子的御用厨师,也是给他们做饭的厨子,跟了王胖子五六年了,算得上是王胖子的亲信,不过他为人随和,语气慈爱,从来不像李司理那样咄咄逼人,石年对他印象挺好的。“老张啊,我上班呢。今日不是指导来考察吗,我看看电路”“哦哦哦哦,好”“老张啊,问你个事儿”“啥事啊,你直说”“今日怎么人这么少啊?严叔他们呢,怎么没看到他们?”严叔是工地上的一位矿工,四十多岁,为人很质朴,很关照石年。“哦,我传闻他们下去了,待会儿应该会上来”“下矿井了吗,那里面还没通电啊,看来我得下去一躺,沟通电路,到空儿严叔正在下面工作也会便当点。”“没什么大问题的,他们都带了手电筒的,对了,小石,我传闻你奶奶谢世了,节哀吧。”听到这话,石年心里一暖。“嗯嗯好,谢谢你,老张。严叔他们出来了和我说一声,我想和他们道各别,这些日子承他们关照。”“好,今日晚上你应该能看见他们,到空儿我带你往时。”两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聊着,石年没过多久便走了。吃过了午饭,所谓的指导考察事后,石年就回宿舍收拾工具为回家做准备。一想到疼爱自己的奶奶谢世,他心里就一阵惆怅。他遍地张望,想找一些解愁的,忽然,他看到了上次王胖子晚上请全体喝的两瓶啤酒,他上次没喝,方案留给严叔,其实想自己送往时的,当初看来只能请老张帮忙了。但是他当初非常愁,回到家怎么面对父亲和继母,还有其他亲戚,一想到这些,他就想饮酒,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酒量。一瓶倒!“还是算了吧!嗐。”他就这样坐床板上,等旭日,等月光。与此同时,王胖子的办公室里。“王总,今日晚上准备下手?”“嗯嗯,得连忙了,华夏军方来人了。”“他们来这干嘛?”“说是有梵国军方的人进入了,他妈的,梵国的人怎么会跑过来,这不是胡说吗?还说是进入了咱们这片地带,当初正正在排查。”王胖子掐灭了烟头,缓缓地说道。接着又说“我怕他们查到阿谁地方了,到空儿梵国的人有没有我不逼真,但咱们肯定是要吃两颗花生米了。”一听到这,李司理打了个颤动。“那咱们今日晚上怎么个干法。”李司理吸了一口气,渐渐说道。“把所以的“整机”准备好带走,今日晚上咱们把姓石的那小子带到“处置室”,叫老张把工具拆了,咱们打包急忙走,直接去缅甸,我还不信华夏警方还会追过来。”“王总贤明。上次那小子竟然没喝那啤酒,不然咱们当初便可以跑路了,这次我要好好看他那生不如逝世的模样,哈哈哈哈!”“上次那晚你没注重看吗,严老头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掏出来,眼睛瞪的老大了,哈哈哈哈”“上次我竟然错过了这等好戏,这次让老张再给我展示一下,嘿嘿嘿。”王胖子和李司理两限度尽情地将邪恶的笑容揭示正在脸上。“对了,老李,记得告诉老张,要提防些,那些都是可以换作钱的宝贝,还有,下面那玩意儿也要,可以卖到泰国去,值个几十万呢,昨天晚上我健忘了,嘿嘿,告诉老张,能卖钱的十足都要,看看昨天的还有没有值钱的地方,十足都带走。”“是,保证完竣职守,嘿嘿嘿,我学的像不像王总。”李司理挺着个身子,猥琐的敬了个军礼,笑嘻嘻的说。王总看得哈哈大笑。旭日西下,月夜紧随所致。工地食堂空旷的地面上,一张小方桌旁坐着三限度,还有一限度不正在食堂和桌子之间繁忙,持续的将菜盘子端上。近看就会发现那三限度赫然是石年、王胖子、李司理,端菜的正是张义刹。石年坐正在中心,王胖子和李司理坐正在两边,石年看着桌上的菜,闻着饭菜喷鼻味,心里头口水直流。“先导吃饭吧!小石啊,你明天就走了,以后咱们很难再联合了,今日晚上咱们就吃好喝好。”“对对对,以前我嘴巴臭,说话不好听,你不要往心里去啊,今日我先敬你一杯当做道歉。”李司理笑嘻嘻的说。石年瞪大了眼睛,感想到莫名其妙。心里嘀咕“这俩人是发什么神经呢!古怪,古怪。”但石年还是端起酒杯回应了一下,但他没喝下去,直觉告诉他要防着他俩。“喝呀,怎么,不给我面子吗?”“我哪敢啊,王总,就是感想不太民俗。”“哦哦哦,我懂了,小石啊,之前咱们做错了几何事,对你们大呼小叫的,真是道歉,今日指导说了,要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,进步工人的工作质量的同时也要进步工人的糊口水平。咱们这不是积极推戴嘛”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石年冷笑道,但还是喝了一口酒。后来,菜上齐了,张义刹也坐了过来,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石年聊了起来。后面问起严叔来。“小石啊,你不必费心,我早就差人送饭菜下去了,你有什么想和他说的,我帮你转告他。”“那就麻烦王总了”石年喝完一杯酒,有些晕乎乎的说道。他已经喝了好几瓶啤酒了,肚子早就涨涨的。想吐,但是给忍往时了。其他三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stfn.cn/a/6036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